イモ

最近在画生贺,产图很少,废话很多

【相二】くん

woxiewanle。
meiyoushenmehouxule。
tamenzijihuixiangbanfade(。

月が綺麗:

『くん』(其实就是溺水的相叶雅纪侧)


其实是从很久以前就已经早就知道了的事情。

大概是,注意到那位右边下巴有颗痣的同学的薄薄的嘴唇的右下方也有一颗小痣的差不多那个时候。
––––

ニ ノ ミ ヤ カ ズ ナ リ。

カズナリ。

知道这个名字不是念“カズヤ”的时候,是在相叶雅纪记得全班同学的名字稍微之前一些。

当班级的姓名表交到相叶老师的手中的时候,相叶雅纪就第一次念错了那个名字。

カズナリ。

真是有些奇怪的名字。

“幸好在第一次点名之前搞清楚读音了。”相叶雅纪笑着对纠正自己读音的上一任班主任说。

但在坐在窗户边后排的那个猫唇的皮肤白皙的少年撑着下巴,应了那个被新的班主任念的有些生硬的“ニノミヤカズナリくん”后,这个名字就突然一点都不奇怪了起来。

就应该是『カズナリ』啊!
怎么会是“カズヤ”呢?

相叶雅纪没头没脑地想到。
––––

カズナリ同学跟相叶老师回家的方向是一样的。

在第三次在同一节电车上发现那个微微发棕的柔软的发顶的时候,相叶雅纪确信了这个事实。

同时被确定的还有,这位同学是有多么地爱玩游戏这个事实。
哪怕他看起来就很缺乏锻炼的身子,有时会因为双手都顾着摆弄手中的游戏机,而无法抓住扶手,而左右晃动难以保持平衡。

相叶雅纪伸出手,微微侧过身子,想要接住因为这次电车开启时带来的惯性而显得摇摇欲坠快要摔倒的二宫和也。

但对方的身子在被接住之前就被他自己及时稳住,但游戏机中手持长剑的小人却跳进了两个方块中的深渊,而无法继续走在拯救公主的险恶道路上了。

相叶雅纪盯着二宫和也不满地微微撅起的薄薄嘴唇。

二宫和也圆圆的白皙的手指擦了擦显示着GAME OVER的屏幕,又按下重新开始的按钮。

像奶油面包一样。

相叶雅纪为自己突然想到的自认为贴切得不得了的比喻而轻轻笑了。
––––

“对不起老师!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控制对相叶老师的喜欢!请老师收下这封信好吗?”

眼前粉色的信封和眼前满脸通红的女孩子让相叶雅纪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不对的事情。

  
那更加是不对的事情。

相叶雅纪愣愣地看着女生精心编起的辫子旁边粉红的耳朵。

––––

  
如果是他的话,怕是面上看不太出来的,但耳朵要更加红一些的吧。

––––

“二宫くん?”相叶雅纪的心脏突然紧了起来,“你怎么了?”

那个瞳孔颜色比一般人要浅一些的同学的眼泪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滑过他左脸的一深一浅的两颗痣,砸在相叶雅纪不知所措的手上。
  

“没,没事。只是,太热了而已。”

相叶雅纪得到的是一个前言不搭后语的回答。


评论(8)

热度(36)

  1. イモ月が綺麗 转载了此文字
    woxiewanle。meiyoushenmehouxule。tamenzijihuixiangb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