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芋摇摇椅

摇啊摇,没有摇出粮,还睡着了。

心血来潮发个铺色对比

【相二】伪文豪与相乌屋(上)

怎么阅读量这么低,偷偷重新再转一次😞


月が綺麗:

——


相叶雅纪想成为大文豪。


“要想成为大文豪,必须饱读诗书,尤其是各大文豪的著作,著作中富有名气的话,都是必须熟记于心的。”


这是相叶雅纪从某本指导写作的书上看到的。


那本书看起来有点破破旧旧的,包着书皮纸的薄薄塑封在书边缘卷了起来,又被相叶雅纪在读的时候无意识地抠掉了,缺了一块。


书是相叶雅纪从旧书市场里淘出来的,名字倒是很响亮,“教你成为大文豪”几个大字,在封皮一点不扭捏地印着,仿佛作者是个成为大文豪的大经验者,看完此书后就真能成为大文豪似的。但可惜作者是个相叶雅纪没听过的名字,大概是在成为大文豪的路上遇了书中没提及的障碍,导致大文豪计划在出了这本书后夭折了。


但相叶雅纪觉得它说的不无道理,于是按照它说的那样在旧书市场挑出几本旧得书页横得有些歪歪扭扭的大文豪们的有名著作后,又仿佛报恩似的随手将那本《教你成为大文豪》也放进了书篓子里。


相叶雅纪读书不少,从芥川龙之介到尾崎红叶,从夏目漱石到织田作之助。总之什么都读。对文豪们的尊敬和向往也随着读得越多,自己试着写得越多而不断增强。


到现在相叶雅纪也开始想成为一个大文豪了,就开始向往众多大文豪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了。


对,就是神乐坂。


不光众多大文豪在这里曾经长期居住,神乐坂还曾经在好多大文豪的著作里面成为故事发生的背景。而且最值得一提的是,那里还有一个大概每个写作的人都心中向往的,曾经被各大文豪长期光顾的文具店相马屋。


太有文学氛围了!


相叶雅纪向往得不得了,当机立断就决定搬家住进去。


但这让本身就不富裕,写的书也从未被出版社相中出版,只能穷穷酸酸地靠约些不入流的小稿件和打零工为生的相叶雅纪,变得更加贫穷了。好在房屋物件不错,因为距离大街近比较吵闹,所以租金也比较便宜一些。最值得一提的是,下楼对面竟然就是相叶雅纪憧憬的相马屋。


憧憬的相马屋比起相叶雅纪想象得要更接地气,店面小小的,门帘半掩不掩地垂着,门是那种侧面推拉的金属门,看起来像是使用了很久的样子,表面香槟色的金属有些变色,灰灰暗暗的,门的底下推拉的槽还有不少坑坑洼洼的绣迹。一块有点旧的木板很随意地竖着钉在门边,上面是草书写的店名,字迹漂亮又带着点苍劲的意思。


相叶雅纪在屋子里曲着身子,弯着腰,手扒着窄窄小小的窗户上向对面楼下看,越看越觉得真太有文学氛围了,心里躁动得不行。又觉得第一次去得讲究些,要给老板留个好印象。于是从在小小的房间里堆得横七竖八的行李里好不容易翻出一件还算漂亮的衬衫,又把自己穿着的在里面补了个补丁的裤子换了,换成了还算体面的一条旧货市场里淘的西装裤。这才终于下楼去对面翻开了那块半掩不掩的门帘。


“你好!我是刚搬到附近的,我叫相叶雅纪,久仰贵店大名……”相叶雅纪紧张又兴奋,长腿迈进店里,就对店主笑着自我介绍。


但说完定睛一看,坐在一堆文具后的小木桌后面的店主正热火朝天地用游戏机打着游戏,店主穿着一件歪歪扭扭的小老头背心,手指灵活地在游戏机上飞速地按,游戏机发出光波发射的声音,BIUBIUBIUBIU——


这光波一发射,不光把游戏里跟店主对战的角色BIU少了一节血条,也把相叶雅纪心里对于相马屋满满的文学氛围的憧憬狠狠BIU死了。


“等一下啊,先打完这局。”


店主头也不抬地继续手指飞速地按来按去,游戏机的BIUBIUBIUBIU也一声接着一声地往相叶雅纪耳朵里钻,把他那些对相马屋文学氛围的幻想全都清零了。


但虽是没了幻想,毕竟这也还是那么多大文豪曾经光顾过的文具店,还是要买点东西算是致敬一下过去的文豪们!相叶雅纪在BIUBIUBIU的游戏声中努力保持着自己对于文学氛围的追求的初心,在店里转了一圈,挑了只钢笔和一瓶墨水,又拿了本稿纸,放在店主跟前的小桌子上,努力保持着自己作为文人墨客的修养和耐心,在桌子跟前等待BIUBIUBIU声结束。


店主好不容易结束了他的战斗,终于拿过相叶雅纪挑选的商品,然后慢悠悠地拿过写着店名的塑料袋装起,方才打游戏时敏捷又灵活的双手仿佛离开了BIUBIUBIU的声效就失去了活力。


“一共460日元,多谢惠顾。”店主终于装好了那几样东西,对着相叶雅纪挤出一个标准而营业的笑容,但仿佛就连故意咪起的眼尾的笑纹也在诉说着他想快点回到他的游戏里。句末是标标准准恭恭敬敬的敬语,但仿佛这敬语也没有“敬”的味道,就只不过是走个过场,凑个形式,是勉强拼凑出一个他还在努力营业的样子的小道具。


总而言之一句话说,这位店主差不多就是条咸鱼了。


而这条咸鱼收了钱之后,说的下一句话就把相叶雅纪仅剩的对于“在这个大文豪曾光顾过的老店也买了文具”的美好向往彻底杀死了。


 


“如果您找的是相马屋的话,那请出门右转到下一条街,这里不是相马屋,是相乌屋哦。”


相叶雅纪一口气喘不上来,“这是欺诈吧!店主先生!”相叶雅纪文人墨客的修养和耐心被这重大的打击打击没了,忍不住对着店主大叫道。


 


“是你自己没看清楚嘛,外面不是明明有店名清清楚楚写着的嘛。”店主那走个过场,凑个形式的营业微笑和敬语也没了,手里还又拿起来他那个游戏机。


“你,你那个草书,谁看得出来……!”相叶雅纪看到他这个态度更气急败坏了,但长期文人墨客的修养却让他找不到表达自己愤怒的词语,平时不屑一顾的骂人的粗鄙之语此时更是一个也想不起,只能干着急。


“哎呀,难道说客人文化造诣不够,看不出草书写的是马还是乌?”店主重新坐下了,拿着游戏机抬头侧着眼带着些揶揄意味地朝相叶雅纪笑。


“我,我才不是……!”相叶雅纪更找不着词了,憋得耳朵都烫了,只能无可奈何地硬生生朝店主狠狠地丢下一句“再也不来了!” 然后恨恨地翻起门帘,想要走出店门。


谁知恨恨地翻门帘这一动作,一下把相乌屋那年久失修的破门帘给揪了下来。一顿乒呤乓啷过后,门帘挂着的那条门顶上的破铁杆子也跟着下来了。


相叶雅纪跟店主一时间都愣住了,沉默良久,直到店主手里的游戏机突然发出开局的音乐,想是突然匹配到了对手。


“呃,那个,对不起。”相叶雅纪尴尬极了地站在店门口,手里还拽着那块倒霉门帘,拉起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咸鱼店主大概也很尴尬,握着那个画面已经显示开局了的游戏机看了半天,一咬牙把游戏关了,站起来恨恨地对相叶雅纪说:“你赔我。”


相叶雅纪心里痛痛的,想到自己交完房租后所剩无几的生活费,但这事确实是自己的锅,只好喏喏地捞起那张手里拽着的门帘:“对不起,我会赔的。”


店主无所谓地抱过那张门帘,因为身高比相叶雅纪低半个头多,只能仰着头盯着相叶雅纪,皱着眉头撅起嘴巴,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相叶雅纪说:“门帘不用你赔,你赔我的游戏胜率!”


——


但结局是门帘店长也没让我赔,游戏胜率也没法赔,因为我打游戏很菜。


相叶雅纪在日记里面写。


他的日记没什么意思,因为他也没什么娱乐活动,每天除了枯燥的打零工就是写稿子。


但他觉得,等他成为大文豪之后,假如有人看到他这时候的日记,一定觉得很有意思,所以每天都努力地写他的日记。


隔天相叶雅纪下楼去澡堂洗澡,看到相乌屋店里那块门帘让店主给挂回去了。但挂得歪歪斜斜的,像是随手把一个角给丢上去了搭着似的。看得相叶雅纪一阵内疚。


想了半天还是抱着澡盆走过去撩起那张歪歪斜斜的门帘,跟店主打了招呼:“那个,要不,门帘我给你修修吧。”


店主依然正在按他的游戏机,听到相叶雅纪的声音,头也没抬:“喔,是你呀。那个门帘太难修了,我放弃了,你介意你就随便弄弄吧。”


相叶雅纪应了声,把澡盆放在旁边,又问店主有没有梯子。


“没有,只有一个凳子,在门边靠着呢。”店主还是没抬头,游戏的BIUBIUBIU也没停,满不在乎的样子仿佛修的不是他家的门帘似的。


相叶雅纪拉过凳子站上去,发现自己也才刚刚能够着门顶,想到店主比自己矮半个头,站在这个凳子上伸手往上一举,发现怎么也够不着的样子,突然觉得好好笑。


“噗。”然后他不小心笑了出来。


店主打着游戏的声音没停,耳朵倒是很敏锐:“笑啥?”


“呃,对不起。”相叶雅纪有点不好意思,但越不好意思越想笑,结果忍不住fufufufu地笑了一串。


店主的游戏打完了,狐疑地抬头看他,一看顿时明白了:“你是不是笑我不够高。”


相叶雅纪只好强行憋住笑意:“对不起,我没有。”


店主“嘁”了一声,游戏声又重新响起来。相叶雅纪回头看了一眼,从凳子上偏高的位置看到店主低着头,头顶的头发看起来软乎乎的,脑后的头发绕着他白白净净的颈,那节后颈连着他白花花的后背,在肩胛骨的位置藏进那件松垮垮的老头背心里。


就像月亮藏进了云里似的。相叶雅纪没来由地想道。


相叶雅纪转回头,拉过那块挂得颇为随意的门帘,试图把那根被拽下来后让店主给随手一搭放上去的铁杆子放得稳当点,但似乎没什么能够让它卡稳的地方,找了半天才发现,原本勾住它的卡口被相叶雅纪那一拽给拽坏了。


再一看门帘上勾着杆子的口也揪坏了几个。


相叶雅纪顿时内疚又涌上心头,但一时半会也没办法拿它怎么办,只好把那根杆子在门顶上找了个浅浅的凹槽放上,然后将门帘将就着挂好。


“对不起…修不太好。”相叶雅纪从凳子上下来,内疚地跟店主说。


“喔,没事,差不多就行,挺好的。”店主很给面子地抬了一下头,飞速瞟了一眼,又回到自己的游戏里。


相叶雅纪看着他满不在乎的样子,更内疚了,看着重新低下头游戏的店主,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


“那,那个,我买本稿纸吧…”


“不是昨天才买过吗?”店主手没停,轻轻笑了,“没事啦,本来就差不多坏了,你不用在意。”


相叶雅纪只好道了个别去澡堂了。


在澡堂里泡着,相叶雅纪脑子里也全是那块相马屋没架好的门帘。


相叶雅纪想给那个店主赔一块新的,配上新的铁杆子的,但是数数自己这个月剩下少得可怜的生活费,又狠不下手。


不知道店主叫什么名字。相叶雅纪突然想。


想着想着脑子里的画面从相乌屋的那块破门帘转到了自己站在凳子上看到的店主那个软乎乎的发顶,黑发底下藏着的白瓷般的后颈。


还没等想到藏进老头背心里的肩胛骨,耳边突然响起了店主带点鼻音糯糯的声音。


“诶?你怎么洗了这么久。”店主像是收了店刚来,手腕上戴着红绳子系的澡堂储物箱的号码牌,神色自若地拉开围在腰间的毛巾,然后钻进了澡池子泡在相叶雅纪身边。


方才藏进老头背心里的他的肩胛骨浸在了水里。


这回是月亮倒映进了湖。


相叶雅纪脑子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在过热的澡池子的水里泡了太久的缘故,心脏开始扑通扑通地猛跳起来。


“呃…是泡得有点晕了,我先走了。”相叶雅纪莫名地害怕自己心跳过猛的振动会通过水传到店主的皮肤,让他感觉出来,于是对他说完,拿过自己压在头顶的毛巾围在腰上,跨出了池子。


湿漉漉地往前走了两步,突然停住,转头问店主:“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呀?”


“诶,二宫和也。”店主有点没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呆了一呆才回道。说完笑了,又说:“请多指教,相叶先生。”


——


二宫和也四个字的写法,相叶雅纪特意在澡堂蹲着伸出手让二宫和也在相叶雅纪的手心里写了给他看,然后又把自己的名字也写在了他软乎乎的手心里。


他竟然记得我的自我介绍。相叶雅纪觉得好不可思议。


他在自己的日记里面又记下了那两个莫名其妙的关于月亮的比喻句,虽然感觉莫名其妙,但相叶雅纪觉得这两句应该在自己写的句子里头算是两个好句子,挺妙的。


 


隔天相叶雅纪穿着他那套稍稍体面的行头去了相马屋——也就是相乌屋出门右转到下一条街的真正的相马屋。


真正的相马屋比起二宫店主的相乌屋要气派多了。


相马屋三个大字一点不含糊地在店门顶上占了大招牌的写着,气派的玻璃门还带着点时尚味道,中间是那种用手一按才打开的自动门。


相叶雅纪在相马屋也挑了只钢笔,买了罐墨水,又加了本稿纸。结账的时候笑得很专业的可爱女店员笑盈盈地,但价格却比相乌屋贵个一倍。


相叶雅纪心痛地掏出钱,脸上还维持着体面的文人墨客的笑容,心想,唉,以后还是要去相乌屋买稿纸才行。


相叶雅纪的开销挺小的。


除了每个月的房租和在他省吃俭用下被缩减得极低的伙食费,剩下的就是买稿纸和墨水的费用罢了。


偶尔假如看到有便宜的旧书市场,可能还会添一笔书费,但这样的机会也鲜少。


相叶雅纪接了两个小稿子,算了一笔生活费和开销,想了想,在开销一栏加上了一项“二宫先生的门帘”。


把人家的门帘弄坏了还是得赔人家块好的才行,相叶雅纪想。


但写下来之后他在极少使用的手机上努力搜了搜门帘的定制店,看到价格后又默默把手机放下了。


然后沉默了良久相叶雅纪把开销里刚刚写上的“二宫先生的门帘”默默划掉。


暂时买不起。相叶雅纪垂头丧气。


——


第三次去相乌屋的时候,二宫店主就待他像普通的常客一样了。


“啊,相叶先生,稿纸不够了吗?”正巧这个时候二宫和也竟然没有在玩游戏,懒洋洋地坐在他的桌子后面,用手在桌子上支着自己的脑袋。


“原来二宫先生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玩游戏的呀。”相叶雅纪看到没有在专注于游戏的二宫店主有点发怔,不小心就把内心独白说出口。


“喔…游戏没体力了。”二宫和也实话实说,把画着一颗心再带个叉号的页面举给相叶雅纪看。


相叶雅纪被他诚实得笑了,想到不久前还嫌这没有文学氛围什么的,但现在觉得一点文学氛围也没有的二宫店主却蛮可爱的。


虽然说形容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大男人可爱听起来好像有些不太常用,但相叶雅纪却觉得可爱这个词放在二宫和也身上却仿佛天造地设。


虽然初次见面时感到的二宫和也的咸鱼特质也并没有随着觉得他的可爱浮现而减少,还是咸鱼。


不过是可爱的咸鱼吧。相叶雅纪想。


相叶雅纪拿着稿纸给二宫和也结账,这回挑了本薄一些的。


“相叶先生的稿纸用得好快啊,是在写什么东西吗?”二宫和也接过相叶雅纪递过来的稿纸,漫不经心地问。


“嗯…是在写小说,还有写写小稿子,还有日记什么的。”相叶雅纪有点不好意思,虽然平时自封文人墨客,但把自己在写作这件事情说出来还是鲜少的。


“啊,相叶先生真厉害,要加油哦。”二宫和也慢悠悠地把稿纸装好了,对相叶雅纪说,“以前我年轻的时候也写过一段时间,后来放弃了。”


相叶雅纪顿时十分在意起来,但也不好意思问,只得在心里想。


想来想去,回到家拿起笔准备写稿子脑子里还在盘旋着有关二宫和也的问题。


他写的是什么题材的文章呢?他的笔名是什么呢?他喜欢读谁的书呢?他会不会凑巧也读过我的文章呢?


好想读读二宫先生写的东西啊。相叶雅纪想。


想来想去,这稿子是写不成了。相叶雅纪起来准备收拾收拾屋子。


因为房间实在太小,搬家之后相叶雅纪的行李基本都没怎么挪动过,想要什么都是直接在行李里翻找。但想想还是收拾收拾比较让人有在这安家了的实感。相叶雅纪想。


相叶雅纪把他的书一摞一摞地搬出来,因为没有多余的钱添置书架,就把书在木地板上从墙壁边上一路排到桌子脚,然后把桌子往边上移了移,把最后一本书稳稳夹住。


又把他的为数不多的衣服掏出来一件一件在褥子旁边叠好。


因为东西少,相叶雅纪的收拾活动很快就结束了,然后他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往褥子上一坐,躺下了。


完了,好像被二宫先生传染上了咸鱼特质。


相叶雅纪翻了个身,面对自己刚刚在地板拍好的一长排书,像是为了唤醒自己大文豪的梦想而好让自己快些起来写稿子似的,一本本读起那些书侧上大文豪的名字。


“泉镜花,太宰治,川端康成,夏目漱石,紫式部,织田作……”


相叶雅纪在“荷宫和生”这个名字停了下来。这是个相叶雅纪一点也不熟悉的名字,甚至可以说是一次都没有听说过,也有点不确定到底该怎么读这几个字。正想着这不知道是哪位作者写的书怎么会出现在这一摞子名著里,一看书名,原来是那本《教你成为大文豪》。


相叶雅纪有点好笑地伸手把它抽了出来。


“要成为大文豪,仅仅饱读诗书还是不够的,还要学会从文豪们的文章中提取出他们的写作技巧,并用于自己的写作中,多写多练,熟能生巧。”


有道理,相叶雅纪想。但相叶雅纪写了好多,也努力提取了文豪们的写作技巧,但还是写不出什么深得人心的文章。


“要想成为大文豪,仅仅磨练技巧也还是不够的。要想写出让人为之动容的文字,还需要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只有自己内心有想要表达的东西,才能让别人从你的文字中感受到你的内心。”


相叶雅纪琢磨了半天,想来想去,觉得这大概就是自己的症结所在了。


相叶雅纪的生活可以说颇为无趣,除了读书写稿好像再没有别的,鲜少与人有什么过多的交集,同岁数的青年大概都经历过好几回的谈恋爱什么的也是未曾染指过。


生活经验……什么才是生活经验呢?


相叶雅纪思来想去,忽然想到,假如好像二宫和也那样,开个小店,每天能跟不同的客人见面,似乎就能增不少生活经验的样子。


想到这,相叶雅纪突然愣住了。


二宫和也。ニノミヤカズナリ。


相叶雅纪从书桌上摸了本字典。


荷宫和生。


ニノミヤカズナリ。


——


(未完)

ありがとう

缩图太厉害了,大图请走微博

小和生日快乐!!

写一封情信送给他

而相叶老师的情信太过冗长

然后百日竹马day55了

喔,看我简介,就是我没有画画的原因(……)


521快乐!!
我搞cp了( ´艸`)

 

防缩图对策放了两张局部x

百日竹马day54了

好想他,好想看他流汗

是石榴饼干!
准备跟主食老师一起画30天画饼挑战,我是第一棒!画一块红色系饼干!

嗯……预警一下,最近应该会画比较多跑跑姜饼人()

顺便有没有人加加好友呀!!😁😁😁😁😁😁(虽然我才刚开始玩特别菜菜xx)

DWWJQ0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