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モ

修仙的。

觉得,除了他们自己别人谁都没有办法表达出的感情,就是这样的了吧。

qaaaaaaaaaaq真的气绝身亡

我,我真的不可能画的出的qaaaaaaaaq

qaaaaq
没有手速只能爽图一下发泄一下想要爆炸的心情

qaaaaaaaaaaaaaq
他们真的是,
天上之人qaaaaaq

那么那么在云端上的人,是我的偶像啊qaaaq

【相二】深海恐惧

瞎写了很久的一篇东西!
前面对深海恐惧的描写可以说就是我本人了((
Ψ(●°̥̥̥̥̥̥̥̥ ཅ °̥̥̥̥̥̥̥̥●)Ψ真的没有踏入海洋馆的那一步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觉得害怕…………在一群兴奋的小孩子中可以说是怂到了极致((x

月が綺麗:

是个浪漫而又休闲的地方吧。

在多年来坚持“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原则的二宫和也先生从未踏入过海洋馆一步之前,对于海洋馆这个地方的印象同世间大多数人一样。

但在他为了自己新开的连载小说的取材,而真正踏入属于海洋馆的第一步,在身体被海洋隧道中那些蔚蓝的光吞没的那一瞬间之前,永远不可能想得到的是,

这个看似浪漫而休闲的被称为最佳约会圣地之一的地方,对于他来说,竟是有多么的令人害怕。

就像是突然被无形的手扼住咽喉,抑紧口鼻。

又像是突然被只身丢到千米的高空,无助的只能挣扎在没有任何能够给予借力的东西的慌乱之中。

但又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劲地压迫着全身的每一根神经,

叫人不能呼吸,无法动弹。

 
 
蔚蓝色像是最恐怖的无形而巨大的魔鬼,淹没着二宫和也的全身。

在第三条巨大的鳐鱼甩着它那比身子还长两三倍的长尾巴从二宫和也的头顶游过,在他被蔚蓝的水光的照射下显得更为苍白的脸上留下一片阴霾后,被突如其来,而完全没有一点预感的恐惧吞没的二宫先生终究是在他那混乱的思绪中整理出了一个名词。

 
深海恐惧症。

——————————

而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听起来好似只属于可爱小女生对男朋友撒娇时用到的借口一般的病症,会跟自己一个独身生活的大男人有什么关联。

而似乎现在退缩也并不是什么办法了。

二宫先生想了想自己已经开始连载了半个多月的关于海洋馆的新小说,和前不久松本编辑告诉他计划出单行本的消息,

和这些东西将会给自己带来的钱。

呆站在海洋隧道的开头许久的脸色苍白的男人突然咬着牙往里走了起来。

————————
 
努力的忽视周围阴冷的蓝光和四处游动的各种海洋生物,二宫和也几乎是全程半闭着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完了海洋隧道。

而隧道通往的展区大厅,比起隧道来说,对深海恐惧症的人们则要友好得多了。二宫松了一口气,这么想到。

 
他紧咬着牙关,跟在人流的最外圈,跟散发着蔚蓝的光的各个展区玻璃保持着最远的距离,像是在完成什么艰巨而不得不完成的任务似的,咔擦咔擦的拍摄着照片。

————————

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接下来是表演时间,请各位游客移动到展馆西侧的大展示区。”

随着馆内广播中温柔的女声响起,人群纷纷向展厅最大的展示区移动着,而混在争先想去到展示区的玻璃前的人群最外端的可怜的二宫先生,反倒是最先被挤到了那面最巨大的玻璃前。

二宫和也还没来得及屏住呼吸,深蓝的空气已经将他整个人吞没,眼前无尽的水像是挤破了那一层薄薄的玻璃,铺面向他涌来。无数的巨大的鱼类拥在他的周遭,无从脱身的巨大恐惧将二宫和也紧紧包围。
 
————————

“这位客人?你没事吧?”

————————

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像是要把二宫和也的手完全包裹在手心里一样,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

“你还好吗?”

二宫和也终于能够扭过头来,对上了一双黑黝黝的,写满了担心和温柔的眼睛。

————————

眼前的男人胸前挂着实习生的名牌,像是大学生模样,但却足足比二宫和也高出了半个头。

“如果身体不适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医务室休息一下。”

好似是生怕他会被周遭的水吞没一般,那双大手将二宫和也的手攥得更紧了。

“好。”二宫和也听到自己有些干涩的声音这么回答到。

于是那人便将二宫和也拉出了看表演的人群,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左手与二宫和也的右手稳稳地扣紧,带着他向写着“游客止步”的小门走去。

————————
 
等到被安放在医务室的铺着雪白床单的床上时,二宫和也才意识到自己一个大男人竟被一个小自己一轮的大学生像是对待小孩子一般牵了一路。
 
 
“那,那个,我没事了。”二宫和也有些尴尬地在那只大手的禁锢下抽出自己的手。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对方收回了手,但那双关切的眼睛还是紧紧地盯着二宫和也。

 
方才在展区旁那种被吞噬一般的恐惧已经消失殆尽,甚至于二宫和也回想起那铺天盖地的蓝,也完全想不起来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恐惧之中。
 

“没……事了。”二宫和也像是自己也不怎么相信似的迟疑了一下。
 
而对方反倒是笑了出来:“没事就好。”
 
 
"你是一个人来的?"那人又接着发问,"要跟朋友联系一下吗?"
 
"啊,不用了,我是一个人来的。"
 
 
"诶……?"看着神态自若的二宫和也,对方却是愣住了。
"逃课来的……?"

 
二宫和也愣了一下,这才明白对方到底误解了什么,不由得嗤的笑出声。
 
"我是三十四岁的大叔啦。"
 
 
见对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二宫和也从牛仔裤的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
 
"喏,是真的哦。"
 
 
对方接过名片,楞楞的盯着上面的名字。
 
"二宫和也……"
 
 
"是。"二宫和也笑着应了一句。
 
 
"二宫先生,非,非常抱歉……!
 
"那,那个……"
 
 
对方手忙脚乱的一阵毫无意义的摸索。
 
"虽然,那个,没有名片……
 
 
"我,我叫做相叶雅纪。"
 
——————————
 
 
二宫和也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次碰到这个叫做相叶雅纪的小青年,竟会是与第一次一模一样的场景下。
 
 
"二宫先生……?"

穿着一身便服的相叶雅纪在展区前叫出跟前因为恐惧而脸色苍白的男人的名字,然后又顺势上前握紧了对方的手。

"没事的哦。"那双眼睛又一次滴溜溜地盯着二宫和也。

  
二宫和也突然安心了下来似的舒了口气。
  
————————
 
 
"因为今天不是我值班的日子,所以要使用医务室的话没有那么方便。"紧握着二宫和也的手的相叶雅纪将二宫和也拉到一边后,对他说到。
 
 
"要我联系一下同事吗?"
 
"不用了。"二宫和也慢慢平静下来,向对方打趣道,"取材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然我今天又算是白来了。"
 
"那,我跟你一起吧!"拉着二宫和也的手紧紧地攥着。
 
"好。"二宫和也朝着对方微微笑了,"那就真是太感谢了。"
 
  
 
二宫和也被相叶雅纪牵着,背着看表演的人流向小型的鱼类展示区走去。
 
 
"话说回来,取材是,什么的的取材?"
 
  
"小说。"二宫和也耳尖微微发红了,"因为作者突然发现自己有深海恐惧症而暂停了更新的小说。"
 
 
"二宫先生,是作家啊!"相叶雅纪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珠又在滴溜溜地盯着自己转了吧,二宫和也心想。
 
"真厉害!"
 
  
二宫和也突然想起了什么,笑了起来:"给你的名片你真的只注意到名字啊。"
  
 
"欸……?"拉着他的手的高个子小青年愣住了,另一只手在裤兜里掏出那张此时有些发皱了的白色卡片,"啊……!真的哎……"
 

 
相叶雅纪看起来有些困惑地抓抓脑袋:"我到底在看什么呢……?"
 
————————
 
 
“相叶君呢?”二宫和也突然问到,“相叶君以后也打算继续一直在这里工作吗?”
 

相叶雅纪愣了一下,回答说:“嗯……应该会吧……!
 
“虽然短大那边,还没有毕业,我从下个星期开始,就正式上岗啦!”
 
 
正说着,手舞足蹈起来的大男孩却突然露出了有些遗憾的表情。

“是担任表演区的饲养员。”说话的语气也低落了起来,“二宫先生大概不能来看我的演出吧。”

————————

那人表演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

二宫和也发现自己无法停止对于在深蓝而巨大的表演区域中的相叶雅纪的想象。

————————

也许那些鳐鱼会争先地绕着青年游动,晃动着它们的长尾巴试图咬住青年技巧性地抛出的肉块,展现出理想的舞蹈。
 

也许那些小鱼会以比二宫和也之前敷衍性地拍摄过的所有照片中更优美的造型在青年的身后游过,为深蓝的画布添上斑斑磷光的一笔。
 

也许,

——————————

二宫和也像是中了邪似的第三次踏入了那个海洋馆。

穿过长长的海洋隧道,二宫和也慢吞吞地四处踱着步子,咬着下唇,紧紧地握着那张写着今日表演节目表的传单,试图让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稍微平静一些。

在广播响起之前,二宫和也就把步子踱到了巨大的表演区的玻璃跟前,搓着手向头顶上望着。

在看到各种大鱼的时候,目光又迅速地收回,放到自己的脚尖上。

没想到吧。
害怕深海的二宫先生竟然来看你的表演了。

——————————

表演开始的铃声响起,舒缓的音乐跟着响了起来。

先是像在微笑的海豚,再是头上像长了个锤子似的鲨鱼。

再就是甩长尾巴的鳐鱼和那些成群结队的小鱼。

那些鱼,那些蓝色,

那些令二宫和也感到恐惧的鱼和蓝色。

—————————

可是二宫和也的心脏的过分快速的跳动好像都不是因为这些。
 
——————————

也许,

也许,

————————

也许那个青年会在厚厚的泳镜背后弯上他那对温柔的眼睛,也许那个青年会一边咬着氧气嘴,一边笨拙地试图像往常一样露出那个大大的笑容。

————————

二宫和也的眼睛无法从眼前隔着玻璃被蔚蓝色包围的青年身上移开哪怕一寸,哪怕半秒。

————————

所以他就自然不会错过那个青年靠近了他眼前的玻璃,用手在他眼前那片蔚蓝色中写的那两个在二宫和也疯狂跳动的心脏中盘旋的字。

————————

好き。

可以补款啦!!!

如果想要现货的话还要再等等x

然后现货只有很少,很少,真的很少x(也应该没有人想要了吧……!

和我们 @yaro 做的题

hmmmm

救救夭折了四五次的这个孩子


耳钉已经全部寄给我们的聪明帅气的碳 @タン 了!
等她收到之后就能开始补款发货了!!

然后,我想了想还是说一下。
就是,耳勾的脸的后面我有涂一层白色的无毒甲胶和blingbling的亮油!

是因为我觉得透明的脸戴在耳朵上会透后面头发的颜色……然后就会看起来很非酋((

如果有gn喜欢扎起头发戴它,然后喜欢那种透光的kirakira的感觉的话,是可以用戒尺之类的东西把它扣下来的……!

就是如果扣下来之后发现还是涂上好,就只能……就只能邮回来给我重新涂上再发回去……???(

给一位买了我的耳钉不愿意告诉我地址可是最后还是被我们帅气聪明的碳总猜出来是哪一个所以我就可以把各种卡片和这张签绘塞给这位神仙老师的快递了的这位老师画的签绘。

跟风随便按时间拼了一下(
可以说是,退步集。゚(゚´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