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モ

假如能成为一个浪漫的人

(食用芋头请先看一看180519的文章!

看到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碳碳老师了吗
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我就是炫耀一下。

“笨蛋!你这样太明显啦!”x

#白日竹马day43

ムキムキだよ~💚

今晚跟老师们茶了!中途溜进房间画了一小会x

第一p是跟我的粥粥 @粥粥营业中 
第二p是跟阿黄老师 @Amarillo_ 

汪汪!!!嗷呜嗷呜!!(本狗狗女孩实名飞扑咬帽x

【相二】仆とシッポと神楽坂


写了一篇傻乎乎的废萌文章x
好久没写东西了有点点害羞,在这边也转一转(

月が綺麗:

(只是跟xyyj要上的剧同名而已!并不是一样的设定x)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好害羞啊xx)



————

啊,你看,你看,就是从这条路走。

从坂上沿着石阶,顺着路旁的樱花树向里走,不多远就能看到毘沙门天善国寺。朱红的梁柱里,石阶前有两只怒睁着眼睛的石老虎。
 
运气好的话兴许能看到倚在石老虎身上的——嘘,这话可得小声点说——
那可是,神仙。
 
 
——————

初来神乐坂的相叶雅纪甚至都没有想过,在东京这个生活节奏快得过了头的城市里面,还能有这样的一个地方。

仿佛被时间遗忘的这条街道,像是活在几百年前。从店铺和樱花树里面透出几声三味线和击鼓的声音,街上甚至能看到徐徐走过的盘着岛田髻的艺伎。

而最不可思议的——啊,不是,这大概并不会因为在神乐坂就能成为什么当地限定的平平无奇的光景。
相叶雅纪瞪着眼,盯着那位蹲在毘沙门天善国寺门前的右边的那尊石老虎身上,大口咬着西瓜,正噼噼啪啪的往石阶上吐籽的少年。
  
 
“喂——!你在做什么?这可是在神前——!对毘沙门天大人大不敬啊!快下来——!”相叶探头看了看不太多的行人,压低着声音向少年喊道。

少年愣了愣神,把嘴里的西瓜籽“嘎”的咬碎,“你在跟我讲话吗?”

“那不然还有谁,你还不快点下来!”

“嘁,”少年轻蔑地朝来人笑了道,“你知道我是谁——我可是这神社里奉的神!”说着,他撑着石老虎的脑袋腾一下站了起来,“你看,那些,那些在那里拜的人,都是我的信徒!”

相叶一下瞪大了眼。
“什么!你是说,你就是——毘沙门天吗?”

少年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睛,摸摸鼻子,“喔,就是我没错。”

————————

完蛋,撒了活了两百年的第一大谎话。
小狐狸精二宫和也眼下有些心虚了。

然而眼前这个青年似乎有点太过好骗,一听他说自己是这神社的主人,就信以为真。

啊——不过,说自己是神倒不能算是谎话吧——虽然二宫和也只是只刚会化形的小狐狸精,不过只要有信徒,也能算个神仙吧——

眼下这个青年,虽然是因为把自己错认成了毘沙门天,可看起来也算是成了自己的信徒?

小狐狸精看着眼前嘀咕着“神明保佑”搓着手向自己弯腰拜着的相叶雅纪想道。

“你——你叫什么名字?”二宫开口问到。

“啊,相叶,我叫做相叶雅纪。”语末还加上了恭恭敬敬的谦辞。

“既然你这么诚心的求我,起码得上点供品来——?”二宫和也试探着说,一边偷偷把自己毛茸茸的尾巴卷起,藏进浴衣下摆里。

青年抓了抓脑袋,“那,请毘沙门天大人跟我去趟我家?”
 
 

——————

“嘛,对于一介凡人做的料理来说算得上是不错。”面前自称毘沙门天的少年小口小口地吃完了指名让相叶雅纪做的汉堡肉,擦着嘴评价道,“让你成为我的信徒也不是不可以。”
 
“那毘沙门天大人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相叶有些紧张,毕竟第一回看见实打实的神明大人。
 
而二宫和也听着毘沙门天四个大字不禁又是一阵心虚,“啊——既然成了我的信徒,就不要叫得这么生疏了。你可以叫我,呃,‘nino’就好。”

“诶——?这么随意真的可以吗?”
 
“啊,没事没事,毘沙门天只是凡人给我起的名字,这个是我的本名化来的称呼,我的信徒们都这样叫我。”二宫随口编着不存在的缘由。

“那,nino…”相叶对神明大人兴趣盎然,“nino平时都会跟信徒们讲话打招呼吗?”
 
“啊……这倒是很少有的,大部分凡人都看不到我,也不知道你哪来的幸运竟然能见着我,还能跟我讲话。”这倒是真的。

“诶——是这样啊——”青年半趴在桌子上,盯着二宫比别人略浅一些的瞳孔说道,“那nino会寂寞吗?”
 
“寂,寂寞?!”二宫和也像是被他吓了一跳,“我,我可是神!才不会觉得寂寞呢!那是你们人类才会觉得——我,我们可不会,因为区区一百多年没有讲话的对象就觉得——”
 

做了好几年兽医的相叶雅纪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少年,有些失礼地想着,这还哪有什么最强武神的样子,耳朵尖也微微发红了起来,瞪得大大的眼睛显得圆溜溜的,活像一只……小狐狸。
  
“是这样啊。”相叶雅纪笑着说,“那我可以经常去找nino讲话吗?”

“嗯……”小狐狸抿着嘴巴低着头转了转眼睛,“可不是因为我觉得寂寞什么的喔。”

  
——————

第二次去拜访毘沙门天大人——我的意思是说nino——,是在没几天后的下午。

“卷卷!别叫——!”相叶雅纪拉住朝着二宫和也拼命吠叫的泰迪犬,朝二宫打了声招呼,“nino,我来了哦。”

坐在石阶上的少年一下子窜到石老虎上,扒着石老虎的身子朝相叶牵着的那只毛茸茸的狗龇起牙来,一会儿又觉得不妥,抿起嘴唇干瞪着眼。
 
“诶?nino不喜欢狗吗?”相叶赶紧拉紧绳子。
  
“嘛……非要说的话,嗯……不,不太喜欢。”藏的好好的狐狸尾巴也被吓得竖起尖儿来,也不知道那个傻子瞧没瞧见。
 
“啊,是这样啊。”相叶闻言弯腰把狗抱了起来,“这样就不用害怕了哦。”

“我——我可是最强武神————”二宫不服气地嚷了两句,盯着相叶怀里还有些不老实的狗子又转开了话头,“那有没有什么供品啊……”
 
傻子,把狗给抱起来了我不就不敢靠近你了嘛。

相叶雅纪就笑着把特意做好的汉堡肉掏出来递给二宫和也。
后者吃着他做的汉堡肉,丝毫不知道自己在对方眼里现在完全就是只小狐狸——比以前看起来更加像了。

 

——————

从此喂养小狐狸的习惯就再没有停过。偶尔带上顺手买的鲜草莓或是小鱼干,那位怕寂寞的小神仙就会看起来更开心一点。
 
偶尔在回家的时候,还会看到少年在相叶家门口来回地踢着小石子。
等到相叶走到跟前,就会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我来看看我的信徒生活的地方,顺便加护那么一下。”然后红着耳尖跟着屋主进房子里头去吃惯例的“供品”。

还有唯一的那么一次,相叶雅纪在自己工作的宠物医院的门口看到过一闪而过的少年的影子。然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大概是因为医院里狗狗们吠叫得太过大声吧。

 
——————

所以连着两天都没有见着二宫和也的相叶雅纪心里慌得要命。

神社里里外外能进去的地方都给找了个遍。甚至连不远的赤城神社都找了一遍。
这下相叶雅纪更着急了。
 
请了一天的假,都快叫整个神乐坂的人听到那个新来的宠物医院的相叶医生拼命喊的“nino”了,可那个怕寂寞的小神仙还是没有答应一句。

直到天快黑了,相叶在自己家门口找到一只垂头丧气的小狐狸——我是说,是只真的小狐狸——焉了吧唧地蹲在那里,耳朵尖一颤一颤地发着抖。相叶雅纪蹲下来一看,发现它还受了伤,尾巴耷拉着,像是被咬伤了骨头。
 
“不怕不怕。”相叶试探着伸手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两个一颤一颤的尖耳朵刷的抖了一下,但是没有躲开。湿乎乎的鼻子抽了一下,有点委屈的样子。

  
于是相叶就轻轻地把它抱了起来,进屋给它把伤口都上了药又细心地包好,然后进厨房把冰箱里做好的汉堡肉加热了端出来。
 
然后小狐狸就闷声开始咬汉堡肉,可是嚼吧嚼吧两口就开始抽噎着流下眼泪来。

“呜……你怎么知道是我……”
 
  
相叶雅纪摸着小狐狸毛茸茸的背,把它身上的毛全都给梳得顺了,这才开口说:“我也不知道,就觉得肯定是nino。”

——————

小狐狸抽抽噎噎地吃完了汉堡肉就抽抽噎噎地慢慢睡着了。睡梦里相叶一直在挠着自己的耳朵根。醒来的时候就变回了少年。
 
少年刚想趁着睡在旁边的青年不注意往外跑,就被搂了个严实。

  
“不许乱跑,尾巴还没好呢。”下巴冒着点胡渣的相叶雅纪声音带着点清早没睡醒的鼻音。

“我——我…………”二宫和也瞬间慌了起来,心虚地想要解释点什么却又找不到说辞。
 
“尾巴怎么弄的呀?”相叶雅纪压着声音问他,话尾带着低低的鼻音,搔过耳朵痒痒的。搂着他的腰的手又收紧了一点,生怕他逃跑似的。
 

“……
…被狗咬了……”二宫和也挣扎了一下,未果,索性直接放弃了,如实说道。说完又把身子缩了起来,不敢面对背后的人。
 
“所以才不喜欢狗啊……”相叶雅纪叹了口气,挠了挠二宫后颈处的发尾,“没事,没事,很快就会好了,相信我的医术。”
 
 
然后缩成一团的二宫和也就又忍不住呜咽着哭了起来。

“呜……对不起…………我撒谎了……
“我……我……我不是毘沙门天…
“我就只是一只狐狸精……
“呜……”
  

可是相叶雅纪把他抱得更紧了:“没关系。”
 
 
 
——————

二宫和也的尾巴慢慢好了起来,快要痊愈的时候,迎来了一年一度的神乐坂祭。

天性不爱凑热闹的小狐狸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兴奋,好几次试探着问相叶雅纪知不知道这个节日想不想去看看,说自己也不是不可以跟他一起去。

于是神乐坂祭这一天相叶便提早下班,带着他一起去了。
 

嘎吱嘎吱地咬着糖苹果,二宫和也跟着相叶雅纪逛了一路,就走到了熟悉的毘沙门天善国寺门前。
 

相叶看着那两尊石狮子,忽然就笑了起来:“说起来,第一次看到nino就是在这里吧。”
 
二宫和也耳尖又有点发烫,不知道是不是又变得很红。
 
 
相叶盯着他看了一会,说了句“等我一下。”
然后忽然跑去殿前买了一个许愿用的绘马出来,跑到挂绘马的架子旁边,拿了笔写了起来。
 

二宫和也就突然想起,眼前这个人第一次见自己的时候好像就是毘沙门天的信徒,后来好像像是变成自己的信徒了,可是自己被发现不是毘沙门天了之后也不知道算是怎么样了。
 

小狐狸心里像是有点被羽毛挠着似的痒,又有点泄气,咬了咬牙走到相叶身边,慢悠悠的开口说:
“虽然我也不是毘沙门天,也没有毘沙门天那么厉害……
“可是区区一个相叶雅纪的愿望我也不是不能实现的……”
 
 
 
——————
 
弯着腰准备把绘马往架子上挂的相叶雅纪听到这话,抿着嘴唇轻轻笑了,转身盯着二宫和也的眼睛,拉起他的手。

 
“确实,这个愿望比起写给毘沙门天大人,告诉nino大人好像更管用一些。”
 
 
说着,相叶把系着绘马的红绳轻轻套在二宫的无名指上,把绘马攥进二宫软乎乎的手心里。
 

 
“我喜欢你,nino,跟我永远在一起吧。”
 

 
小狐狸神明就这样好不容易收到了第一个愿望。
 
 
二宫低头盯着手里的绘马看了半天,“希望能和nino永远在一起”这一行小小的字好像要被盯得烧出洞来。
  
  
  
然后小狐狸挠挠自己烫得有点发痒的耳朵,说:“那你可要每天好好给我交上供品哦。”


哇啊啊啊!!!!1224!!!谢谢大家喜欢傻逼芋头呜呜呜!!!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有没有人想要告诉我,是因为哪一张图fo我的呀?还有,对我印象最深的一张图是哪一张!或者说一说对我印象什么的!!
˚‧º·(˚ ˃̣̣̥᷄♡˂̣̣̥᷅ )‧º·˚

会在回答我的小宝贝里面抽取一位(小宿友友情随机报数),在魔都ao(8月18日)首发以前(高亮,是以前!)送出我滴新刊『妖』一本!!和上一个漫本『小熊软糖』一本!(假如已经有了的话就折成现金)还有,回答的时候提到的最喜欢的我的一张图的卡片!

就,虽然现在真的很忙很忙一屁股债,并且之前的点梗也并没有画完(被揍),可是还是想给大噶一点福利xʕ̢̣̣̣̣̩̩̩̩·͡˔·ོɁ̡̣̣̣̣̩̩̩̩

超级超级谢谢大家喜欢撒夫夫又很懒又不够好的芋头呜呜呜!!!

我来抽了!!(虽然并没有很多人搭理我xx)
4这位gn @相葉和也
来私信我地址吧!!
虽然没有那么快印出新本,还是要等蛮久的xx

关于三味线的妄想。

(原作参考有x)

二宫先生生日快乐!!!!!

在二宫先生出生的日子发一个快乐的本宣!!!


---·【妖】·---

相二竹马同人漫本一宣

调印请走(❤´艸`❤)

----------------

是说了很久的妖本!!

妖的故事从半年前就开始构思了,是一个有一点意识流的暗恋故事,希望自己能够讲明白这个故事,希望它能够快一点跟大家见面,希望它能够被大家读懂并且喜欢!

---------

刊名:妖

作者:芋

CP:相叶雅纪X二宫和也

面向年龄:全年龄

刊物内容:关于可触碰和不可触碰的冲动的暗恋的故事(??x)

页数:待定(大概会比小熊软糖要厚x)

规格:暂定B5

售贩方式:魔都arsonly首发,通贩过后进行

摊位:A16  ペンパイナッポーストロベリーペン

---------

最后,芋头国(??)惯例,窗本我就是老母猪,谢谢大家。

小精灵生日快乐!!感谢妈妈生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