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モ

最近在画生贺,产图很少,废话很多

【仓安】爱上海豚的那位先生

是一个神奇脑洞x

月が綺麗:

短并且欧欧西的神奇瞎写产物。


——————


即使一早就觉得那是一个很奇妙的人了,
但是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大仓忠义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跟大仓忠义一同做海豚饲养员的那位安田先生,
就是那位,留着亮银色的短发的那位笑起来很天然的那位小个子先生安田章大,


他好像,爱上了和他搭档的海豚。


不是那种,对于搭档的爱,是那种,恋人…一样的爱。


——————


大仓忠义其实已经发现这件事很久了。


 
从他第一次看到那个叫做安田章大的同事,牵着他的搭档海豚的鱼鳍,眼睛直直地盯着海豚的眼睛的时候,大仓忠义就感到不对劲了。
 
 
那双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紧紧盯着他的海豚搭档,仿佛世间除了彼此再容不下别的东西……仔细看,还能看到藏在银色发丝下的因为害羞而微微泛红的耳尖。
  
 
这,这不就是恋爱感情吗!


大仓忠义感到很惊愕。


而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去确认。


事实好像就是如此。


他的同事安田章大先生爱上了他的海豚。
 
——————
 
早上,通常安田章大是比大仓忠义要早那么一些到饲养区开始一天的工作的。
 
所以每次当大仓忠义打开海豚饲养区的大门的时候,看到的总是那位小个子先生蹲在地上笑嘻嘻地跟他的海豚玩耍的情形。
 
 
那人的大眼睛会微微地眯起来,露出那个感染力极强的,看到就会忍不住跟着勾起嘴角的笑容来。软乎乎的银发被海豚身上的水蹭的得有点湿湿的,随着他喂食的动作轻轻地晃动着。


要是这时大仓忠义向他喊一句“早上好”的话,那人便绝对会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转身回应的时候耳朵也许还会有些发红,像是有些不好意思。


唉,恋爱啊。


大仓忠义不由得轻轻叹口气。


——————


表演的时候也是一样。


……也对,毕竟恋爱中的人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一举一动不向对方靠拢的吧。


大仓忠义扭过头,与海豚恋爱的安田先生与海豚舞蹈着,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的海豚,旋转的时候手温柔地碰了碰海豚的嘴巴。


海豚发出愉悦的叫声。
 
 
——————
 
最后一场表演结束,大仓忠义安顿好自己饲养的海豚后准备下班离开。
 
换下工作服,走出更衣室,一抬头又看见那位安田章大先生在跟他的海豚说话。
亮眼的银发染着水箱悠悠的蓝色,藏在发丝间的耳朵又是微微有些泛红。
 
“安田さん,那我就先走啦。”
 
“大仓さん……!辛苦了!”安田又像是被吓了一跳,刷的转身对大仓说道。
 
“辛苦了……!”
 


怕是真的很辛苦吧。
大仓忠义不由得想。


跟海豚相恋……不,应该很难说“相恋”吧,毕竟对方是其实语言并不通的海豚。


这样的感情,怕是十分沉重而没有办法被人认可的吧。


不,在这之前应该说,这种情感怕是其实难以向对方表达的徒劳的爱而已吧。
 
  
唉……辛苦了,安田先生。


大仓忠义苦笑了一下,走出海洋馆。


——————


“请等一下!大仓さん!”


是那位小个子银发先生的声音,比往常要更加细,更加尖一些,在大仓忠义身后急促地响起。


大仓忠义转身,看到安田章大挥着手向自己小跑着过来,银色的发丝因为奔跑的动作飞舞着,脸蛋和耳朵都红扑扑的。


“大仓さん…!”


“安田さん……?怎么了吗?”


“那个……想对你说一件事。”安田章大微微喘着气,映入大仓忠义眼帘的银色发旋湿乎乎的。


“什,什么?”可是我是怕是没法对你和你的海豚恋人祝福哦。大仓忠义有些内疚地想。


“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只是一直不敢对你说。


“可是如果一直犹豫下去的话可能永远都开不了口……”


那双大眼睛忽然从银色的刘海中露出来,小个子先生盯着大仓忠义的眼睛,脸和耳朵都红透了。


“我喜欢你!”安田章大说。


大仓忠义瞪大了眼睛。


 
——————
 
 


那个我以为喜欢上了他的海豚的同事安田先生,原来并不是喜欢他的海豚。


太好了。


大仓忠义想。


那我这份一直以来不知道该如何寄托的感情就终于可以有它的归处了。


大仓忠义颤抖着吻上了安田章大的唇。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