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モ

食用芋头请先看一看180519的文章!然后请接收一个甜甜的么几(

【相二】花附

又是瞎写的了x

可能会是有些雷人辣眼……
请谨慎进入((

月が綺麗:

梗原 有小改动私设x

玻璃渣 预警。

(但是hmmm……我自己觉得这是个he)

  

『花附』

  

二宫和也成为医生已经是第十年了。


远近许多人都知道他这个占地远比不得大医院的小诊所有这么一位名医。

医术精湛,药到病除。只要病人来到诊所往凳子上一坐,不消半刻,那边二宫医生就能念念叨叨地在他的小药橱里找出治病的药来。而若是小病,次日便能见效;若是重病,也大都能性命无安。



所以,虽是价格比别处总是略微贵上一些,人们却也总是愿意选择向二宫医生看病。


  
而那种怪病就更是这样了。



那种被称作 [花附症] 的怪病。


 
倘若哪天你看见一人,胸口处、脑袋上全生出花和枝叶,身体被生出的植株紧紧缠绕,意识模糊,口中还喃喃地含着一人的名字,那怕就是得这病的人了。


这是个单恋而不得的人会生的病。


爱一个人到至深,却不敢告知那人,苦恋便在心中、在脑髓发起芽,抽出枝来。若是一直得不到相爱之人的吻,直到那苦恋的花枝包围病者的全身,将这人的一切都吸尽,病者便会撒手人世。
 

但这病,能治。


二宫和也不知自己治愈过多少得这病的人。

但也有很多人被他确诊是这病之后,选择不治而最后离开了人世的。


因为这病只有一种法子能治好,那就是拔掉所有的因苦恋而起的植物。

而一旦它们离开病者的身体,那些苦苦单恋的情感也会随之一并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病愈的人,将会永远忘却与自己曾爱那人的一切记忆。

 

是个残忍的病。

 
但二宫和也有时竟会对那些得这病的人们,生出一丝羡慕的奇怪想法。

  
那些对着攀想许久的那人的那些,长久以来只能抑在心头,从来都说不出口的爱恋,能够借着病症的借口,化为花和枝叶,缠遍自己的全身,得以展现在那人的面前。

 

 
那么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


但二宫和也万万没想到他会在那人的胸口看见花。
 

 
第一次看见,是在相叶雅纪换衣服的时候。
 
多年的竹马情谊让前来相叶雅纪房间的二宫和也完全没有敲门的自觉,门一拉开,就看到光着身子的相叶雅纪。
 

 
那朵金黄的花,在那人的胸口,充满违和感地盛开着。


 

相叶雅纪脸色一变,迅速地咬着牙将它折断,丝毫不顾这对自己带来的巨大疼痛。


"相叶雅纪……"二宫和也瞪大了他的眼睛。




"没事的哦,小和。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那人抬起他因为疼痛而变得惨白的脸,露出像是同平日一样的笑容。

 
————————

 

到底会是谁,让那人生出这病的呢?



到底会是谁,能让那人,喜欢成这个样子呢?



先是一朵又一朵金黄的,刺眼的花。



再是数不清的藤条和枝叶。

 


一天又一天。


 



"相叶氏……算我拜托你了…………"二宫和也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快要被那些花和叶吞没的相叶雅纪。




"不行。"那人的回答还是一如既往。


"我不能不记得他。"


 



然后相叶雅纪又在试着那样笑了。



————————


 


但是二宫和也是个自私的人。


二宫和也这么想着,咬着牙拿出了手术刀。


 


那些花和枝叶被一点点清除,那人破裂的皮肤被二宫和也一点点缝合好。



————————


 


"カズ…"


 


"カズ‥…"


 


 


————————


 


 


他打开病房的门的时候,相叶雅纪正安静的坐在雪白的病床上,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上的缝合得密密麻麻的伤口。见他进门,露出一个跟平常并无二致的笑容。


 

————————


 



  


"啊,医生?十分感谢您!您是叫做……二宫和也是吗?"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