イモ

食用芋头请先看一看180519的文章!然后请接收一个甜甜的么几(

【相二】兔子先生

是 @yaro 我们yaro老师的兔子先生的思维发散……!虽然其实严格来说并没有这样的场景出现了(x

并且,我写东西真滴又长又臭x

月が綺麗:

『兔子先生』
 
"和也!跟我玩'砰梆'怪兽超人游戏!!"
"才不要嘛!和也老师要在我们过家家游戏里当丈夫的!!"
"和也老师!!给我念故事书!"
  
在一堆孩子的尖声叫喊中,被十几张小手拽来拽去的阳光幼稚园菠萝班的二宫和也老师今天也在烦恼之中。
  
"园长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们班多派一个老师啊……"二宫和也小声的嘀咕着,抓起塑料餐盘里硬邦邦的塑料蛋糕,嘴里发出"pakupaku"的假装吃东西的声音,无奈的笑着看着旁边眼睛亮晶晶的小女生,"嗯!真好吃!"
  
"和也老师!"
"和也!!"
"和也老师给讲故事!"
"……"
  
  
当二宫和也感觉自己的围裙马上就要被扯得四分五裂的时候,园长的声音响了起来。
  
"孩子们!今天我们请来了兔子先生陪我们玩!"
  
吵嚷的童声一瞬间安静了下来,几十双亮晶晶的眼睛一齐向半掩的门望去。
  
一只长长的耳朵从门后探了出来。
然后是一双。
然后一只大兔子探出了它的脑袋。
  
"大家好!!我是兔子先生!!今天一天请多指教!!"被厚厚的玩偶头套捂的有些闷闷的声音每个音节都充满了元气。
  
  
现代日本社会竟然还有人自称先生的吗!
  
这是二宫和也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
  
"兔子先生!可以给我讲故事吗!!"
"兔子先生揪你的耳朵你会痛吗!!"
"兔子先生你说话为什么嘴巴不会动啊!"
"兔子先生是不是里面是人啊!"
"……"
  
小同学们的注意力瞬间被眼前巨大的兔子吸引住了,那两只长长的耳朵也被五六只小手捻住,大兔子一下子被小朋友们包围起来。
  
大兔子笨拙地从小手丫们的包围中伸出自己毛茸茸的爪子,把即将要被扯下来的头套拉回原位,又用那个充满元气的声音说到:"兔子先生来给大家讲故事!想听故事的乖宝宝们快点坐好!"
  
于是大兔子就在一堆亮晶晶的眼睛的注视下从胸口的一丛毛绒绒中变魔术一样摸出来一本背面写着"龟兔赛跑"四个大字的,看起来制作得有些粗糙笨拙的小书,装模作样地轻咳了两声,念了起来。
   
"从前有一对好朋友,它们是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兔子总是跑得很快,乌龟总是喜欢慢慢吞吞地走。但是有一天,它们突然决定比赛一下到底谁能跑得最快……"
  
    
哪有兔子先生讲兔子赛跑输了的童话故事的啊!
  
二宫和也的眼皮越变越重,在他在菠萝班的菠萝小矮凳上彻底睡着之前,脑子里这么吐槽道。
  
————————
  
事实上二宫和也并不是一个容易睡着的人,但在兔子先生的讲故事的温柔嗓音下,似乎事情就变了个样。
  
醒来时,一个下午已经几乎过完了,窗外的太阳黄澄澄地往西边跑了好大一截。
  
“和也老师!起床啦!放学啦!”菠萝班的小同学们朝着他们睡眼朦胧的和也老师喊道。
  
  
  
“小心点回家哦,明天见!”二宫和也笑着跟最后一个小朋友道了别后转身回了课室。
   
那只大兔子摘下了头套,露出了一头因为被弄乱了而显得毛茸茸的栗色短发,发尖还湿湿的沾着那人的汗珠。圆溜溜的眼睛愣愣地盯着二宫和也,半晌露出了个傻乎乎的灿烂的笑容。
  
感觉脱下了头套还是只兔子。二宫和也不由得想。
   
“辛苦了。”那只兔子说。
  
“哦!”二宫和也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兔子先生也辛苦了……!我大概是昨天没怎么睡好,今天下午竟然睡着了,让你一个人顾着这么多小孩子,真是太抱歉了。”
   
“诶?和……二宫老师睡眠不好吗?”
  
“不是什么大问题。”二宫和也笑着摆摆手,“对了…今天都还没来得及跟你自我介绍……虽然你看起来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叫二宫和也。”
   
那人像是愣住了,圆溜溜的眼睛紧盯着二宫和也,小半天才开口说:“我,我叫做相叶雅纪。”
    
————————
    
再次见到这位兔子先生的时候,他没有戴着兔子头套,那头栗色短发被他染成了黑色,清爽的被分成了三七分,脑后的头发也被修短了,后脑勺显得圆乎乎的,露出好看的后颈。身上也不是那套毛茸茸的兔子玩偶服了,白衬衫外面套着绿色的围裙,在口袋的上方绣着跟二宫和也的一样的几个大字 “阳光幼稚园”。
  
他一看见二宫和也就咧着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二宫老师!又见面了!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现在这位相叶雅纪先生成为了和也老师心心念念的阳光幼稚园菠萝班的第二位老师了。
   
“请多指教,相叶老师。”二宫和也笑着回应。
    
    
两个人一起带这班小朋友比二宫和也一个人的时候要轻松得多,转眼间黄澄澄的云彩就染遍了天空,太阳就要下山了。
   
站在幼稚园门前跟最后一个拉着妈妈的手离开的小女孩子挥手说完再见后,二宫和也对旁边高自己半个头的男人笑了笑,说:“相叶老师等下有什么安排吗?如果没有的话一起去喝一杯吗?我请客。”
    
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也算是上次的道谢和你的入职庆祝吧。”
    
“诶…!好,好的!”那人说着又露出那个过分灿烂的笑容,“好的!!”
  
   
头顶上仿佛都能看到那双长耳朵一下子从软乎乎的黑发间立了起来似的。
  
二宫和也想着不禁轻轻地笑了起来。
 
————————
 
酒馆的小包间的空气让二宫和也放松下来,酒也一杯接着一杯,不一会儿他就有些迷糊了。这对于平时鲜少在外面喝醉的二宫和也来说显然是很少见的,但不知怎么的,对面这个男人总是让他有种奇特的熟悉感和信任感,让他忍不住彻底放松下来。
  
对面相叶雅纪的脸已经有些模糊了,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自己,怎么看都像只兔子。二宫和也晃晃脑袋,半眯着眼盯着他,半晌,软乎乎地开口。
 
 
“兔子先生~给我也…讲个故事吧~”
  
 
尾音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撒娇意味,一只手也无意识地抓住了对方的袖口。
 
—————————
 
“那我们就来讲一个,龟兔赛跑的故事吧。”
  
相叶雅纪的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二宫和也。
 
“诶……所以到底为什么……兔子先生要…要讲兔子输了的故…事啊。”
 
“没有输哦。”相叶雅纪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诶……?可是…不就是……兔子因为…因为轻敌,输…输给了乌龟的…故事吗?”
  
  
“但是这个故事里,兔子没有轻敌,是乌龟坐上了车,一下子就去到了很远的地方,兔子怎么也再追不上了。”
  
“诶………?不是这样的故事吧……”二宫和也不解地皱起了眉头,撑起脑袋。
  
  
“就是这样的哦。
  
“乌龟坐上了黑色的小轿车,都没有跟兔子说一声,小轿车就已经一下子跑的远远地了,兔子怎么跑怎么跑,都再追不上了。”
  
  
相叶雅纪的那双黑漆漆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二宫和也,一动不动。
  
——————————
  
二宫和也小时候家附近有个小自己两岁的青梅竹马。
  
清清秀秀的,总是跟在自己的屁股后边,软乎乎的叫自己小和哥哥。
  
没几岁大的小孩子总是爱哭鼻子,但在自己被更大的孩子欺负的时候,却总是忍着眼泪,反倒挡在自己跟前。
  
“不准欺负小和哥哥……!”
  
圆溜溜的眼睛瞪大了盯着那些欺负自己的人看,就像……就像……
  
  
 
就像眼前这个男人差不多吧。
  
二宫和也瞪大了眼,盯着那双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
  
————————
 
二宫和也上中学的时候搬了家。
  
搬家的事不知怎么的,无论如何也跟关系最好的雅君说不出口。
  
直到坐上小轿车,满脸是泪地看着后窗外面边跑边哭的也同样满脸是泪的雅君,也一直没有说出来。
  
  
紧紧盯着二宫和也的黑漆漆的那双眼睛像是要把他吸进去。
 
  
“可是兔子没有气馁,他追呀追呀,追了整整十五年,终于追上了乌龟。”
  
  
 
二宫和也的耳朵一点一点地变红了。
  
  
 
 
“请问乌龟先生,还记得小时候说长大了要跟兔子结婚的事情吗?”
  
  
——————————
  
从前,有一只兔子和一只乌龟。
  
 
 
兔子亲了乌龟一口,
  
乌龟变成了一只红色的乌龟。

评论

热度(146)